>
快捷搜索:

调查:68.3%受访者反对重奖高考状元

- 编辑:betway88 -

调查:68.3%受访者反对重奖高考状元

  “咆哮哥”事件引起群众的关注和热议,对此,广州中宜的戴斌老师认为应该深入思考的问题不仅仅是类似像“咆哮哥”这样的公务员的个人服务态度、言行修养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公共行政机构的管理理念、运作体制以及所带来的社会矛盾等问题;重要的是从运作机制上解决“咆哮哥”的根源。

重奖高考状元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影响?调查显示,40.5%的受访者认为会导致学习功利化,21.1%的受访者认为会使应试教育和唯分数论被强化,14.1%的受访者认为会造成教育资源分配不公,13.9%的受访者认为不利于培养考生健康良好的心态。

热炒背后的利益博弈

当然,这样靠考试赚钱的学生毕竟是极少数,与其相比,炒作状元背后的利益链条才更加稳固。对于中学而言,炒作状元,不仅倍有面子,更重要的是能吸引相对优秀的生源;对于地方教育官员而言,状元就是政绩“生产力”。而在社会现实中,各种找高考状元代言的营养品广告、打着状元旗号招摇过市的辅导书,这些过度消费高考状元的商业喧嚣更是让人不厌其烦。

  其实无论是“咆哮哥”的存在并非个别,其出现绝非偶然。问题的关键是赶紧刹住“这种漠视群众的倾向”,除了平息事件给公务员团队带来的负面影响外,最重要的是以“咆哮哥”事件为契机,展开更加广泛的公务员作风建设讨论和整顿。

“对社会来说,这会导致追捧状元的社会现象的继续存在下去。”张达勇说,虽然国家严令禁止对高考状元的宣传,但是从来没有真正做到,奖励状元这种事有利益关系在里面,要打破这种既得利益非常困难。

第三是造成了多数学生的失败心理。在对高考“状元”年复一年的热炒之下,不仅大量落榜生成了失败者,那些考进一般院校的学生也充满了失落感。一个教育制度让大多数培养对象成了失败者,这样的教育制度还能是成功的吗?大量接受过十几年的基础教育的年轻人以失败者的心态踏入社会,对社会的消极作用和影响又将是何等深远?

同时,追捧现在的高考状元,还将给社会带来急功近利的表现。对此,中南大学(微博)教授蔡言厚曾经讲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有个叫张非的中学生,他利用考试来谋取利益,非常典型。考上北大,不好好学,回去又考清华(微博)。考上清华又回去,再考清华。每次考上,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都会奖励他不少钱。不断地考,不断地得状元,钱就不断地来。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对于重奖高考状元,公众怎么看?调查显示,68.3%的受访者表示反对,25.3%的受访者表示支持,6.4%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高考经济的健康发展,根本之策在于,健全与完善高考制度,也就是进行彻底的高考制度改革。高考制度的附加功能越来越强大,并反作用于高考制度,禁锢了高考制度的大胆、实质性改革。不改革,绑架在高考制度上的附加功能就会起作用,就会不断有“怪胎”产生。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报考院校信息库 高考官方微博

  【参考答案】

张志红指出,在某些相对贫困的地方,如果能够出一个状元,对于当地政府而言就可能变出政绩,反复如此,导致在农村当地的教育变成一种教育,即高考教育——能出多少状元就说明有多重视教育。实际上,地方政府应该把更多的钱投到基础公共教育服务,也就是义务教育上去。因为义务教育才能真正缩小贫富差距,提升劳动者整体素质。政府用这些钱过度支持高考状元在实际效用上不利于贫富差距的控制。

“状元奖”高考经济的“怪胎”

炒作状元,这无疑会妨碍创新教育。自提出素质教育口号以来,相关部门一直致力于探索教育改革,虽然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但整个应试教育的根基并未动摇。而应试,就是为了考试。所以,社会对于状元的过热追捧,只会强化“唯分数论”的错误教育理念,陷入高考(微博)升学率的恶性竞争之中,导致应试教育愈演愈烈。

  【参考答案】

清华大学[微博]教育研究院副教授李锋亮认为,重奖高考状元从侧面说明整个社会重视教育。古时候有“千金买马骨”,重奖状元,有助于营造社会重视教育的气氛。“当然,政府及企业可以为教育做更多的实事,而不是仅仅重奖高考状元。”

看点

分享到:微博推荐

  【参考例题】2010年7月17号,北大和清华大学同时公布了自己学校录取状元的人数和比例,但是有媒体发现,“两校录取的状元相加”,比例已远远大于100%。“多出来的状元”是怎样产生的?引发了公众对“国人状元情结”的深刻反思,部分地区甚至出台政策“禁止炒作状元”。对此,你有什么看法?你支持继续统计“状元”吗?

重庆市铜梁区教育委员会研究员张达勇介绍,在重庆铜梁区,每年由政府奖励学校一笔奖金,大概10万元左右,再由学校奖励给高考状元以及高考状元的初中就读学校。铜梁区附近的永川区和合川区的奖金是四五十万元,状元奖励10万元,状元的生源学校奖励10万元。

高考与经济“手拉手”,不仅派生出“高考经济”,而且出现重奖状元或知名大学录取者的功利行为。中学以高考的成绩为价码广收议价生或择校生,抢生源大战在一些地方硝烟弥漫等,这些可谓是高考制度的附属产品或附加功能。2009年,四川省巴中中学董伟夺得理科状元,当地政府重奖学校100万,加上清华为争夺董伟付出的奖学金和学费全免,以及有地产商给予的数万元奖励,围绕董伟产生的经济效应高达110多万元。相形之下,仅一分之差,成都市理科状元却只拿到几万元奖励。高校设立“状元奖”,吸引状元进校,以抬高自己的“身价”,巩固或提升自己在“排行榜”上位置。

近日,一张“恩施状元游街”的微博图引起关注。4名身穿校服的小伙子扛一块大幅“喜报”,一名胸戴大红花的男生站在一辆黑色轿车中,紧随其后的是数十人组成的腰鼓队。来凤县高级中学证实此事,校长称,鼓乐队是学校花钱从外面请的,载着状元杨元的轿车是向朋友借的。(8月1日《楚天金报 》)

  要想使“隐形贪官”现出原形,无处藏身,或者让使其隐形的时间缩短,中宜教育戴老师认为,首先就要想方设法制约官员的权力。要大力推进民主政治建设,改变一些官员“一人说了算”的局面,让官员谨慎用权,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其次,要全面推动建立官员财产等重大事项报告及公示制度,只有将官员的财产等重大事项掌握在组织上、曝晒在阳光下,才会真正使官员手中的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在规范中操作,一些腐败行为、不廉思想才会“现形”。综合而言,我们如果“限定权力边界”就必须要回归到“权力的来源”上来,要把权力机制放在人民监督和法制的阳光下运行,并辅以财产申报制度,以及更为严厉的惩治措施,从而加大贪腐的违法成本,使得腐败更好地处于可治理状态。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鲍传友认为重奖状元加剧了生源竞争,各个学校各出奇招,形成非常大的利益链,恶化教育生态环境,必然扭曲教育本来应该有的方向,加剧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功利性行为。

哪些人在炒作“高考状元”?一是出了“状元”的学校,只要是第一,就要炒作;二是出了“状元”的地方领导,只要是出在本地,就是领导的“政绩”;三是苦于找不到出路的媒体,想借此吸人眼球;第四是发愁卖不出产品的企业,找个“状元”做“代言人”。看点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既然炒作高考状元有着如此多的不可承受之重,而政府和民众也已经达成禁止炒作高考状元的社会共识多年,为何始终不见相关部门动真格、出狠招呢? (羽人三)

  反腐败斗争的过程,就是腐败形式不断多样化和反腐败手段不断完善这样一个拉锯式的对抗过程。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因此也就产生了贿赂的多样性。换句话说,人的一切需求都可能成为贿赂的手段或媒介。但戴斌老师认为,万变不离其宗,说到底贿赂终究是和利益挂钩,是行贿者用各种手段与受贿者进行利益交换的行为。目前,我国的法律仅仅将贿赂规定为财物,因此防止或遏制非物质化贿赂的一个基本途径就是及时修订我国的法律,扩大贿赂媒介的范围,甚至是给人带来利益的一切媒介。这就是防范“隐性腐败”的关键。

“我们呼吁并希望在不远的未来,一个地方教育的考评,不再是比能出多少个状元,多少个清华北大学生,而是当地劳动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有多长,当地劳动者受到职业教育的培训能促进多少就业。”张志红说,应该从教育管理部门、社会组织、媒体、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微博]等多角度来形成一种更好的对教育的理性投入机制,让教育公平得到彰显,让教育公共服务的各方面得到提升。

一些学校不惜撕破脸皮去争抢“高考状元”,或是投入重金炒作产自本校的“高考状元”(有时还可能是挂名),其实就是借“高考状元”拉抬学校名气的指数,人为地制造“名校”之轰动效应,进而网罗更多的优质生源,从中攫取更优厚的利益;一向嗅觉灵敏的媒体自然不会错过“高考状元”这个时令新闻卖点,或是请来 “高考状元”本人、老师以及家长,不惜连篇累牍地报道“高考状元”的成长经历、个人爱好、学习方法、高考心得、家教举措,或是深入学校全方位报道,对当事学校的“先进经验”大加吹捧,引得家有考生的社会各界人士竞相阅读,以为从此找到了培养和教育子女的“灵丹妙药”,殊不知,常常是在人家那里一用就灵的高招放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却未必真有效果;至于商家请来“高考状元”为其产品做代言,正是瞅准了家长们“望子成龙”或“望女成凤”心切,“高考状元”之所以独占鳌头全归功于用了咱家的产品,从“独门秘籍”的复习资料到增强记忆力的保健用品,从帮助提高睡眠质量的枕头甚至到令人啼笑皆非的短裤,可谓五花八门,希望借此引得家长不惜大手笔购入,结果是“高考状元”挣了代言费,商家赚足了银子,却赔了家长花钱不见效。

  【参考例题】近年来,贪污腐败的形式有了一定的转变,很多腐败分子开始采用“隐性腐败”,来规避监督。对此,假如你是纪检部门的工作人员,你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好的建议?

51.0%受访者表示身边有重奖高考状元的事例

令人欣慰的是,清华大学从今年开始,将在多元评价机制下,让综合素质优秀、各方面独具专长的优秀学生有更多机会走进清华园。清华大学2010年高考招生办负责人表示,“状元”将不再是优秀学生的唯一标准。北京教育考试院副院长臧铁军在6月23日举行的一场发布会上亦呼吁,希望不炒作状元,不炒作高分考生。考试成绩出来了、分数线公布了,大家要尽量给每一位考生以安宁,让他们在或高兴、或失落中,读一本久违的小说,或尽情投入自然的怀抱。

  【参考答案】

调查显示,51.0%的受访者确认自己身边有过重奖高考状元的事例。

炒作“高考状元”之风禁而不止,说明我们的社会对高考、对素质教育依然缺乏正确认识。要刹住炒作“高考状元”之风,除了主管部门对炒作行为及时制止外,还需要全社会的配合。只有不断完善高考制度,倡导科学的人才观,大力推进素质教育,人们才能真正平心静气,理性看待高考和高分考生,这样,炒作“高考状元” 行为才会逐渐失去市场。

  我的观点是,我支持继续“可以”宣传“状元”,但不“提倡”宣传“状元”,而且宣传时也需要把握一个“度”的原则。诚然,从改变应试教育的现状、回归教育的本义来看,我们是不应该炒作高考状元,制造更大的升学压力。然而适当宣传一下高考状元、宣传一些品学兼优的学生情况,是否就真的有百害而无一利呢?恐怕还需要商榷。如果让高考状元普遍“默默无闻”,人为掩盖许多优秀学子的奋斗精神,也未必不是教育的另一种损失。不久的将来,对炒作高考状元的禁令也许还会更严,对高考状元的追捧或许也会更多。与其在边禁边炒、愈禁愈炒中纠结,倒不如踏踏实实反思一下对待高考状元宣传的现有态度是否存在偏差,进而实现宣传和炒作间的平衡。

61.6%受访者认为一些地方把高考状元当“政绩”

现象

本文由公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调查:68.3%受访者反对重奖高考状元